都市●大象 GGQR
2020-01-28 17:57来源:tianya作者:admin

 

本文原标题:都市●大象

本网今日讯 当我在最初说起要更换家里沙发这事的时候,脑海里正无端的飘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杂念,显得是有些分心的犹豫状态。  家中客厅里坐了十多年的硬皮沙发虽然结构仍完好,但看上去已显得不太如意了:经常落座部位的薄薄表皮层有些剥落,斑驳地暴露出灰褐色的皮壳。所以不得不用块毡布覆盖在上面。这套硬皮沙发是一双两单的,沙发座及靠背本是表面美化成柠檬色的真皮,背部和底边下沿是黑色仿革,整体色差对比鲜明,座垫面是中间微凹如“元宝翘”,靠背边缘则是弓型的流线造型,整体给人以精巧的感觉,所以当初在家具店里我们会一眼就看中了它。  那时买这套沙发是4500元,截止现在按十年折旧算下来每天使用成本大概摊到一元多钱——但并不完全是钱的事,在考虑更换沙发方案时让我有点心理纠结的是源自一种念旧感,如果能够修复表皮的磨损痕迹,基本达到我所希望的鲜亮感,宁愿也就不换了。这到底是真皮沙发,况且它们陪伴了我们生活了这么多年。  终于有一天,我们抽出时间专门去寻家具商场看看市场上现在的沙发款式。  现代城镇的扩张发展真是迅速,不经意间原来的市郊已经开辟成了住宅区伴着商业街,且让人意外的是有两个家具商城竟隔街相对着,而且互相比规模似的:这边一栋时尚高大、那边的一栋也是门楼气派,抬头看上去有五六层的样子。这样的商场在一二线大城市里或是常见,可我对这城市郊区的印象还停留在以前那菜园、小溪、小狗撵着小鸡跑的风情画面里。我曾经很熟悉这一片地区,有好几年我上下班要骑着自行车在陈旧的柏油路上穿行。现在刚一看到变化就感觉楼房塞满了眼眶,塞得眼仁胀痛感。我突然想起来了,那天我在不专心地讲换沙发的话题时,脑海里曾是飘忽得晃晃悠悠像骑在大象的身上——  我是多年前在泰国旅游途中骑过一次大象:坐上驮在象背上的椅子里,在灌木杂陈的小路上无所阻挡,但感觉不到想象中骑象时的惬意,走了一圈下来腰部有些不适,而且晕晕乎乎的。奇怪我在家具商城里看着看着也有些晕乎乎了。  家具商城里的各个沙发厂家在门店展示着自己的样品,里面的销售人员们推销起来特别卖力,一见有顾客靠近便是主动迎合上去——其中一家品牌皮沙发展位里的三个穿职业西装的小伙子让我有了嘉宾级的感觉,他们也就二十岁出头吧,见到我们逛进店里就嘴里“叔叔”、“阿姨”的前后招起来,个个精神头十足好像是正在排演时髦的都市电视剧。他们手脚麻利地把所有陈列的沙发摆出不同的设计组合让我们坐下来仔细体验,并趁我们倚在沙发上品茶歇息的空档把沙发从外到里的解说透彻,唯恐有所遗漏似的。在我们临走出门后他们又派一个人追出来,以送产品资料为名转弯抹角的想让我们留下联系信息——想想也是,这么冷清的日子里能等来几个看沙发的顾客多么不容易,若放在以前遇到这么热情的服务,不买的话我都要感到内心有愧了。但是他们展示的那些沙发也太贵了:五、六千左右类型可选择的太少,而那些个看上去稍微上档次的沙发开口就是一万五、二万多的甚至更高,这些远超我预算的沉甸甸分量激发了我对大象硕壯体态的浮想频次,仿佛又是在象背上坐着并被摇晃得神情不能集中。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把选择沙发的眼光投向了网上的店铺,我在网上以前没有买过这么大的物件,只是偶然想到了,一搜还真的有。本来对于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在传统的家具商场选择大件商品还是有踏实感的,最起码对商品质量的评判能做到眼见为实。  在网站上浏览,标价万元以上的沙发也是有的,但是数千价格品种的选择面却要大得多了。几经比对,我们确定了一款“双人+单人+贵妃榻”的布艺组合,标价3200元。再与客服咨询还还价,客服人员灵活的答应以“活动折扣价”2700元送货到家。布艺沙发的流行也有十多年或二十多年了吧,仔细打量那种方正和平展的简约造型让我有安宁的感受:这才是客厅、才是过日子。  至于家里原来旧的皮沙发,把照片放到“咸鱼网”上,没过几天就有人喊着要了。买家是附近大学里一对在读的研究生夫妇,他们在校外租了一套房,可能是房东提供的家具设施太简陋了吧。  按约定上门来取沙发——就他俩这么一男一女,也没再带个帮手——圆脸女孩见着一双两单、三件组合的皮沙发顿时眉开眼笑:“我就是想要套真皮的,可店里卖的也太贵了!”,而那男子看了却是皱起眉头,瘦削的脸上像是一种习惯性的不乐意情绪,他开口冲着女孩连连责怪道:“哎呀呀,这么大的沙发啊,你可真会给我找麻烦事!”他嘴里这样说着,一哈腰将一张单人沙发抬得侧立起来,偏下头先从沙发底下研究起来,这么周遭检查了一遍,然后就不再吭声了。这么结实的一套三件的组合沙发——刚才我们已经又把它们擦拭了一遍,有着十多年感情呢——除了坐垫处的表面磨损外其它地方真是一点伤情都没有,总共才要他们一百元,这算不算是“蚂蚁价”以他研究生的智商要是还想不明白的话,难道脑袋刚被大象踩过了?  新买的布艺沙发还是占据在客厅的一角,静心坐着思忖前面意识流的怪诞:没有草原、没有芭蕉林的环境里怎么会有大象?几何框架的不断堆积、扩延,是城市扩张发展趋势的标志,身在其境的人们在这个发展中颠簸着。。。。。。待头绪梳理到若明若暗的纠结时,意识里浮现过的大象正摇晃着短小的尾巴缓慢而沉重的远去,驮走一大堆让人留恋不舍的光阴。  ?